神级oppo广告膜拜啊

2016年05月19日|随笔心情| 0 条评论 |标签:,

01

老道士下山之前,留给小徒弟一张符。“我下山之后,将符贴在观中,外人就看不到它。此次师父要去寻一个仇人,切记莫要出山,待我归来。若此符自燃成灰烬,速速收拾行囊,隐于红尘,就当从来不知有我。”

十三岁的徒弟独坐虽然一脸稚嫩,见师父表情严肃,不敢大意,俯首接符,恭敬回道:“谨遵师命。”

自老道士携木剑一柄飘然离去后,独坐就按他所言将符贴于观中,每日焚香诵经,练习法术,生活如往常规律。

一个月过去,师父未归,也无一人打扰,就连枝头的鸟儿,只顾“叽叽喳喳”地叫,从不落于院中。

第二个月某一日,独坐正在溪边打水,忽听前方草丛异响。一名年轻男子衣衫褴褛奔出,身上还有几处伤口,神情惊慌失措。独坐隔溪面对他,不发一言。有那道符在,此处已被隐去。

虽近在咫尺,男子对独坐视而不见,听得身后远处传来一声呼啸,本就苍白脸上如死灰般,慌不择路向左手边落荒而逃。

独坐抬头观望,尽管相隔数里,观中贴着的那符清晰可见,大概挂的时间有些长,开始发蜷,色泽渐消。他叹口气,背起水桶,顺着石阶入观,大门紧闭。

一夜间,虎啸不断,观中那符也在吼叫声中瑟瑟抖动。独坐一夜坐于三清真人塑像前,默吟《道德经》,充耳不闻。

第二日后,再无虎叫和人影,不知那男子是否安在。独坐如往常一样,开门扫阶。

师父仍无音信,就这样过去了第二个月。

02

那日独坐生火做饭,柴火劈啪作响,一阵大风忽起,火星飘于空中,其中一粒竟被吹远,晃晃悠悠落于观中所贴那道符上。一个焦黑的小口慢慢向外舒展,独坐忙上前捏灭,却有一半已化为灰烬。看着只剩半张的道符,不知是偶然还是天意,独坐眉间漾起愁意。

从此独坐有闲暇日日坐于门前,向远处观望,始终不寻师父身影,却在一天见一女子独自上山,衣着华贵,面容姣好却悲痛欲绝,边走边抹泪,梨花带雨不胜娇怜。她拾阶而上,在独坐面前停住,面露疑惑,口叫“道长”。独坐不为所动,目及远方。此时这半张符,也仅仅能隐掉他身处这小小道观,上来的石阶却清晰可见。

女子久寻不见,脸上戚戚之情更甚,叹息道:“家中遭奸臣陷害,被抄家产,只因家父与道长交好,欲避开这一难。如今父母皆丧奸人之手,天又要亡我,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?”说罢,她寻一木桩置于大树之下,缓缓解下腰间衣带,轻抛系于粗壮树干之上,将雪白颈脖套上去,眼中包含热泪,直钩盯着前方。即使她自己未察,一直与独坐对视。

独坐返身回到观中,关门不见。

这一夜,山间风起,不停敲着窗户,隐约间传来女子哭泣声,不住回荡,尖厉悚然。独坐仍面对三清塑像诵经,没有背错一个字。

日出天亮,风停声止,再推开门,树上已无女子尸体。独坐面无表情,回身观望观内,缓缓叩拜:道符被昨夜大风吹断,又少一截,只剩下最后一丁点符根。

03

三日后,独坐在门前伫立,看见师父正艰难上山,离得尚远,就能看见他面色苍白,步履蹒跚,似负重伤。他没有欢呼雀跃跑去相迎,置门大空,起身回到观中。老道爬到道观门前,已经气喘吁吁,嘴角有血迹溢出。他见到大门,露出欣喜面容,精神似乎也好了很多,迈步进去,在院内大喊:“徒弟,快些出来。”

独坐先撕掉残留的那道符根,才上去迎接:“师父,您回来了。”

道长点点头,在独坐搀扶下进了屋。独坐为他沏杯热茶,又殷勤为他捏背敲腿。

他十分受用,惬意喝口茶后说:“这么长时间不在,观内没发生什么事情吧?”

“没有。”独坐答道。

老道不再言语,眼睛半闭,似睡着一般,一动未动。独坐没有打扰,轻步退开。

04

一直到深夜,老道才睁开眼睛,透着慑人的亮光。他轻步移到太上老君塑像前,用枯干的手臂用力挪开。一本古旧的书册躺在凹陷处。老道喜不自禁伸手摸去,却“咦”得一声,里面是冰凉的水,手伸入半截,却摸了个空。他抬头看去,发现书册在房梁处,自己犹如水中捞月般徒劳。他想抽出手臂,发现身体纹丝不动,凉水迅速结冰,寒意深入骨髓,令他动弹不得。

见势不妙,老道嘴巴默念咒语,体内像被掏空般,也无半点法力,不由心中焦急。

身后有亮光渐起。小道士独坐举着油灯缓缓走进。

“岂有此理,速速收了道术,若不是我身负重伤,岂有你这逆徒猖狂!”老道怒斥。

独坐冷冷回道:“别装了,伤我师父,还扮他模样,我怎能饶你!”

“一派胡言!”

“你也是煞费苦心,”独坐不紧不慢说,“只因寻不到我道观所在,先扮遇险男子,后化困境女人,一步步妄图夺我道观秘宝。我是见师父危在旦夕,才放你进来。”

老道见已经败露,索性卸掉伪装,身体不断萎缩变形,最后化作一三尺小人,满身皱纹,苍老不堪,胳膊仍被冰住,身体已布满寒霜。

05

“老夫易容法术自觉无人能识,你是如何看破?”小老头打着哆嗦问,仍不失威严。

独坐摇摇头,问:“前辈隐居修行多少年了?”

“哼,愣头小子,我上次入世可是在三百年前,论辈分你还要叫我声师叔祖。”

“可惜您一身高深法术,却不知懂人世变迁。这年头哪里还有长辫男子、山林野虎和古装女人?过来时就没看看别人都怎么打扮?”

“……老夫是乘飞剑而来。”

“师父常说我道心不稳,但我可不笨。”独坐说,“这道观数遍年矗立山中,就是为了守护祖师留下的秘籍。祖师遗训,要防你三百年修炼大成前来掠夺,特此布下寒冰阵。师父算出你出关之日,即使自知不是你对手,也要先与你相斗耗费你法力,如今才能将你困住。”

“想不到,流森你这老狐狸算计这么久,当初师父留下的秘籍,凭什么你一人独吞?”他感到寒气已经顺着血脉扑向胸口,不由慌张,“小师傅,你放我出来,我教你天下最厉害的法术。”

独坐只是用怜悯眼光看着他。

“对了,你师父,我把他关在一个隐秘处。你把我放出来,我告诉你地点,不然他很快就没命的!”

“不需要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独坐说完,转身就走,身后小老头嘶声高喊,又渐渐变低,最终没了声音。

独坐站在院中,抬头望着皎洁的月亮,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器物,轻轻触摸,器物发出柔软的光亮。他在上面点了几下,便将它贴入耳边,说起话来。

“喂,师父啊,事情已经解决了,你别急,手机定位已经知道具体地点了,放心好了,肯定精准。我这就过去救你,幸亏你用的那oppo手机电量足,坚持持久,我马上就来

« »

猜你喜欢

热门文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