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兽电影到底怎么样必须知道的十件事

2016年06月15日|随笔心情| 0 条评论 |标签:

1.拍摄地点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电影公园的某座摄影棚,场地足有12个网球场大小。几十部摄像机加上360度环绕的特效专用蓝幕,构成了迄今为止最大的动作捕捉场景。
2.扮演兽人的演员穿着标准的灰色动作捕捉服,电脑搜集他们的骨架数据,并且通过名为“大脑吧”的视觉特效系统塑造了800磅的肌肉,还有獠牙,为此特技演员必须以腰围仿佛增加了一倍的步伐走路。
3.《魔兽世界》的战争已持续11年,回顾电子游戏的历史它无疑是最大赢家之一。开发公司暴雪娱乐每年从600多万玩家那里获得超十亿美元。拥有如此庞大忠实的粉丝,这么长时间才改编电影实在令人惊讶。
4.山姆·雷米一度非常接近合适的人选,然而他的构想还是无法与暴雪娱乐服务粉丝的理念达成一致。后来他决定把工作重心转向《魔境仙踪》,于是,两位原本就是魔兽玩家的电影制片人等到了机会。
5.导演邓肯在魔兽世界游戏中的角色是部落战士,制片人斯图尔特·菲尼根则有个60级人类圣骑士,每周和伙伴们刷两次熔火之心,扮演奥格瑞姆的罗伯特·卡辛斯基拥有全部职业的满级角色。
6.当邓肯·琼斯加入时,剧本仍然倾向于以人类为中心,把人类作为正面人物,兽人作为反面人物。作为一个忠实的部落玩家,邓肯讲影片的主线转变为由冲突的双方引出两条同等重要的故事线。
7.片方认为与《指环王》相比,《猩球崛起》和《魔兽世界》的定位更为接近,这是一部比较另类的奇幻电影。兽人不是一群没有个性的敌人,人类和兽人的战争也不再只是善良和邪恶的对抗。
8.《魔兽世界》不仅要与《指环王》、《权力的游戏》等奇幻作品风格划清界限,还要在游戏改编电影领域创造全新的高度,此前很少有游戏改编电影获得成功。
9.扮演兽人酋长黑手的克兰西·布朗原本曾经为暴雪曾经打算制作的一款游戏《魔兽争霸:氏族之王》中的主角萨尔配过音,很遗憾这款游戏最终没能面市。
10.扮演奥格瑞姆的罗伯·卡辛斯基堪称《魔兽世界》游戏的忠实粉丝。他的游戏排名曾一度跻身全球前十,当他第一次走进剧组搭建的王宫大殿场景时,立刻热泪盈眶。
  《魔兽》在中国声威震天地上映了,不出所料将同档期所有影片碾压出局,如今票房超过10亿,一洗之前两个月电影市场的颓势,有的电影院甚至只排了《魔兽》和《X 战警:天启》两部。

  与中国票房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本片在北美票房不温不火,这倒不意外,魔兽游戏在亚洲比在欧美更火,但它在美国媒体上的评价却跌到了谷底,专门收集影评的烂番茄和 Metacritic 网站上,《魔兽》的好评率都只有 20% 左右,这等于三个字——大烂片。

  怎么来解释这种票房高企,但恶评如潮的现象呢?

  如果只是说,《魔兽》本来就是大烂片,只是铁杆游戏玩家人多势众,把票房捧上去了,这肯定是过于简化了问题。就我的个人观感来说,抛开游戏的背景,《魔兽》仍算一部中规中矩的奇幻战争片,剧情门槛对非粉丝足够友好。

  归根结底,这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老问题,游戏改编电影,为什么总是难以诞生佳作?

  影评人罗杰·伊伯特在评论 2005 年的游戏改编电影《毁灭战士》(Doom)时说:‘我没玩过这个游戏,我也永远不会去玩,但我知道不玩它是什么样的体验,看这部电影就知道了。这部电影就像是有熊孩子闯进来用了你的电脑,还不让你碰它。’

  虽然伊伯特不是游戏玩家,但他的这句话,说中了游戏和电影的根本差别。有一个比喻说,玩游戏就像是你亲自在一座新的城市里溜达,但是看一部游戏改编电影,就像坐旅游巴士,它带你上哪儿你才能上哪儿。

  这就是游戏和电影的本质区别,前者强调互动,后者只是旁观。电影很讲究观众对角色的情感认同,需要观众把自己代入到银幕上的那个人物。但游戏根本不需要建立认同感,因为你就扮演着那个人物,你就是他。

  我们在玩游戏的时候,已经亲自扮演过这个人物,现在他登上了银幕,由电影赋予他某些性格,这时候我们就很容易从人物身上间离出来,认为电影所赋予的性格不如自己亲自扮演时真实细致,这就是认同感的削弱。

  小说、戏剧、漫画改编成电影就没这种障碍,尽管表面上这几种艺术形式和电影的差别更大——至少游戏和电影都是视听娱乐——但小说、戏剧、漫画、电影在角色和读者/观众之间建立认同的机制是相近的。

  还有另外一些重要的区别,比如游戏已经发展出独特的视觉美学风格,它的地理、建筑、人物造型、化妆、兵器设计,都和电影追求的写实格格不入,在将游戏改编成电影的时候,如何处理这之间的鸿沟呢?处理不好的话,会产生在大银幕上看别人打游戏的廉价感。

  此外,对于强调宏大世界观架设的奇幻题材来说,专门为游戏设计的世界观,拍成电影的时候,原先的整体感会丢失,一些在游戏中很正常的设定反而会作为缺点暴露出来。

  再就是如何为电影创作最准确、最合适的故事,对于本来就有丰富故事资源的魔兽这还不是太大的问题,但换作本来没有故事的‘愤怒的小鸟’,这就是它的头等大事。

  游戏的类型很多,有的是即时战略,有的是闯关,有的是射击,有的是网游,为了保留游戏特色,在电影中削足适履,也是常犯的错误。

  《魔兽》电影并不是在所有改编的障碍处都丢分了,相反,我认为好些地方它做得不错,但人们对游戏改编电影的成见是不容易改变的,游戏改编电影还需要一部真正的经典来征服所有人,而不仅是玩家,就像漫画改编电影已经做到的那样。

« »

猜你喜欢

热门文章

评论